4年前,自闭症男孩死于训练机构案件,判了!妈妈的独家回应是……

2021-07-29 13:38:37 / 大米和小米

        时隔4年,自闭症男孩嘉嘉在广州一家自闭症康复机构训练期间死亡案件终于迎来了新进展:

        2020年6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该案维持一审判处结果——康复机构负责人夏德均女儿夏某,因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而夏德均在受审期间(2019年11月18日)因病去世,案件被终止审理。



夏德均与夏某的审判决书


一个康复谎言开启的悲剧  

        “24个月就能让你的孩子康复。”

        2016年,当沈阳一位妈妈把4岁不到的孩子嘉嘉,送到广州一家宣称可以提供“第三种康复方法治愈自闭症”的天道康复基地,不到1个月,再见到的,却是孩子宛如瓷器娃娃般布满抓痕的尸体。

        孩子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这家让孩子穿着棉衣棉裤,在平均气温28摄氏度的天气,每天拉练20公里当做康复手段的基地是什么来头,他们要为孩子的死负多大责任?

        ......

        2016年5月1日的那个晚上,嘉嘉妈妈的一条求助信息,让大米和小米创始人姜英爽连夜赶赴现场,从此开启了大米和小米对嘉嘉事件长达4年的追踪与报道。


        至今为止,它依然是大米和小米最具影响力和价值意义的报道之一,在全国心智障碍圈内掀起了前所未有地对各路神奇疗法的讨伐。

        同年7月,该康复机构负责人夏德均及其女儿夏某双双被警方控制,嘉嘉尸检结果出炉——死因为热射病(一种重症中暑)。也就是说,孩子的死亡和天道正气训练方式有直接关系。

        此后,嘉嘉的爸妈开启了漫长的诉讼之旅。

        所有关注此案的人,都希望法律伸张正义,让造孽者得到他应得的惩罚,让逝者安息,让更多孩子免于此难......

一年后,自闭症儿童拉练死亡案的结果居然是……

        转眼4年已过,案件的审理进展却如同嘉嘉的死一样让人无奈。

        直到近期,二审结果才下来,这意味着案件的刑事审理部分已经基本结束。针对这个结果,以及嘉嘉家人当前所面临的民事诉讼困境,我们再次采访了嘉嘉妈和一直负责此案民事诉讼的律师林冀绪。

夏德均的死,让我绝望  

口述|嘉嘉妈

        四年多了,我不间断地问警察,问律师,找法院法官,咬紧牙关,想要为我的孩子要一个说法,为这个事要一个答案,可每次收到的消息都是夏德均又病了,又因为生病不能出庭。

        案件一拖再拖,直到去年11月18日,警察通知我,夏德均死了!

        夏德均就这样死了,没有接受审判,没有任何罪名,没有任何负担地走了,我却还活着,更绝望地活着。

        我始终铭记大米和小米对我的帮助,但作为一个自闭症宝宝的妈妈,我把自己列为一个反面教材,至今,仍旧为当初的决定自责痛苦。我从来没有原谅过我自己,更找不到理由去说服自己重新开始,创伤一直都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忘记这件事情。


嘉嘉妈正在给嘉嘉烧他生前喜欢的衣服和玩具

        而夏德均的死给了我更沉重的一击,不仅无法追究他的刑事责任,法院法官,包括我的律师,都从现实的角度建议我撤掉民事诉讼,他们的理由很明确:

        这是一条很漫长、很困难、很复杂的持久战,就算走到最后,我也基本不可能拿得到赔偿。

        但我不愿意,因为如果我一撤,对他家而言,这件事就像没发生过一样,我无法接受,即便一分钱都拿不到,我也不在乎,金山银山都换不回我的孩子,我只是想要给这个事一个结果。

被告死亡后,民事诉讼怎么进行?

口述|林冀绪   
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

        四年前,我在朋友的介绍下,代理了这个案件的民事诉讼部分。
        最初,我按照城镇居民的标准,从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费、交通费、补助费等方面核算后,提出被告应该赔偿的金额在80万左右。

        2016年6月7日,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正式受理嘉嘉案的民事诉讼部分。

        但两个月后,8月11日,我们被通知开庭取消了,法院的裁定书上写明“中止诉讼”,原由是法院认为“本案所涉的侵权事实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本案应待刑事案件处理完毕后再进行审理。”

        没想到,刑事审理部分因为夏德均生病原因拉锯了四年多,最后甚至出现了被告人死亡,这个过程的漫长和复杂超出了我们的预期。

        收到二审审判结果,我们跟嘉嘉妈妈沟通后,她坚持要继续起诉。

        因现在机构第一责任人夏德均意外离世,案件审理也将持续一段时间,接下来,我也会继续跟进此案件。

4年了,我们从未停止追问

大八
大米和小米嘉嘉事件报道者

        嘉嘉案是我在大小米最震撼的一次报道,我们亲历了一个孩子的离开。

        所以到现在都还会记得4年前的很多画面,采访时的奔波、愤懑和叹息。 

        这其中,夏德均判决是我们所有人关注的焦点,而这个结果,也让我们等了4年。

        其实无论怎么判,判几年,嘉嘉也没办法再回来了,4年间大小米的读者也从几万涨到了几十万,相信此刻也有很多新手家长阅读到了这篇文章,希望我们每天坚持的更新能让更多人知道,当孩子被诊断后,用什么样角度和方法去应对才是对孩子和自己最负责的方式,让类似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希望嘉嘉妈妈能尽早开始新生活。

写在后面

        一次次地袒露痛,一次次地掀起伤疤,我们并不是为了抱怨或谴责,而是希望站出来,告诉后来者要时刻警惕那些宣称短期康复、宣称治愈的自闭症疗法,那些只为牟利不计孩子安危的不良机构和人士。

        我们关注嘉嘉案,关注嘉嘉一家的追诉,除了警醒家长,更想敲打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康复机构,也希望呼吁行业建立标准,建议规范,完善整个特殊需要儿童康复服务的监管体系。

        相信即使是从现在开始,一切也不会太晚。

客服电话:400-180-1200

周一至周五 08:30-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