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湖北自闭症男孩独自出现在重庆街头,竟是被亲生爷爷千里遗弃

2021-07-29 13:37:56 / 大米和小米

        724日,家住湖北应城市的李某带着孙子从家里乘坐火车出发,来到500公里外的重庆万州市。 此行李某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将6岁的自闭症孙子抛弃在这座城市。

带着纸条的小男孩凌晨独自出现在宾馆

        

        725日凌晨4点,天还未见亮,一个看上去五六岁,身着黄色上衣,身高一米左右的男孩独自走进了云阳县青龙路的一家宾馆。宾馆工作人员上前询问具体情况,可男孩却始终沉默不语。

        

        “孩子是走失还是被遗弃?”没有问到任何有效信息,摸不清状况的宾馆工作人员,只能向云阳县公安局双江派出所报警。

        

        民警赶到后,发现孩子没有语言表达能力,只得先将其送往云阳县救助站。




        而就在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和民警在对孩子进行身份核实的时候,竟然从孩子的衣服口袋中,找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短短几句话:


        “孩子患有自闭症,从小就在医院治疗,家庭为其治病已负债累累,希望有好心人能够将孩子送到救助站进行救助。”

        

        看到这张纸条后,现场人员已经基本做出判断,孩子是被家人遗弃。但究竟被谁遗弃,背后有哪些故事,还需要继续进步一调查。


        之后,警察立即着手展开调查。一方面,救助站先对男孩实施临时救助;另一方面,民警将男孩照片传至社区警务微信群,向市民征集线索,与此同时调取相关监控、开展摸排走访。



监控画面显示:该成年男子跟孩子玩耍


跨越千里的遗弃背后


        调查很快就有了线索,民警在辖区万眼守望的监控视频中发现,7月25日凌晨2点15分左右,一位戴着口罩,上身穿黑色T恤、下身穿长裤的短发男子陪同小男孩经过娄子包公园坝子,往靠近杏家湾社区办公室的亭子方向行走,之后孩子便一直徘徊在附近玩耍。


        视频中,男子先是陪在孩子不远的地方,待了一个多小时后,男子便任由小男孩独自玩耍,自己从梯子走到青龙路上渐行渐远;


        几分钟后,男子再次出现在监控视频中,上身多穿了一件灰色长袖外套,在杏家湾社区办公室附近三叉路口上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到了云阳县客运中心。


        掌握线索后,民警通过侦查确认男子为湖北籍李某,而被他遗弃的孩子叫亮亮,今年6岁,是他的孙子。


        7月24日晚上10点多,李某带着小亮走出了万州火车站,因为需要进行重点地区旅客登记,李某为隐瞒身份,直接牵着小亮悄悄离开了火车站。


        随后,他带着小亮乘坐汽车来到云阳,跨越了500多公里后,李某最终狠心独自离开,只留下一无所觉的小亮在马路上逗留。




        8月3日,双江派出所联系到李某,电话通知他立即前来重庆云阳将小亮接回家。8月4日早上8点,李某来到双江派出所后,承认了在云阳遗弃孙子的违法事实,流泪讲述了自己错误行为的原由。 


        据李某讲述,小亮的父亲是一名外卖骑手,挣的钱不多,还借了几万元网贷,每月要靠小亮的爷爷帮扶。小亮的母亲去年还得了卵巢囊肿,前前后后看病又花了十多万元。


        今年7月,小亮的父母离婚了。离婚后,小亮的母亲便出门务工。李某日常没有正式工作,也没有其他收入来源,只能打零工挣钱,每月的收入也只有2000多元。


        可是李某外出后,家里就没有人照顾小亮了,因为患有自闭症,小亮至今仍然没有学会独立进食,大小便也不能自理。

家里实在腾不出人手专门照顾小亮,如果要照顾,李某就无法外出工作赚钱还债。无奈之下,他就产生了遗弃孙子的想法。


        8月4日,在民警陪同下,李某从云阳县救助站接回其孙子,返回湖北。“不光是见到了我的孙子,我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非常内疚,感谢政府,感谢当地救助站和派出所。”李某见到孙子后,也落下了眼泪。



图源|澎湃新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一条有关规定,对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因孩子被及时送至救助站,未造成严重后果,同时考虑多种因素,警方决定对李某某作出警告处罚。


        县公安局双江派出所民警陈思汗补充道:“因为现在小孩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有人照顾,所以我们对李某进行批评教育过后,对其进行警告的处罚,并且告知其到当地的——就是湖北省应城市的民政机关反映相关问题,求助解决其家庭的困难。”之后,小亮被爷爷带回了老家。



图源|澎湃新闻

        云阳救助站副站长韩家新也介绍道:“像这种情况完全可以向当地村、社区或者民政部门申请享受民政的各类救助,有生活救助、医疗救助,像他这种情况还有矫治治疗救助,各个省市都有这方面的政策。”


——以上内容根据澎湃新闻、平安云阳综合而成

        近日,该事件一经媒体报道,便在网络上引起了广泛关注。在众多言论中,大部分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遗弃背后的这个自闭症家庭:单亲,没有稳定经济来源,孩子重度...... 理解的声音盖过了谴责。

        大米和小米也采访了处于类似处境,职业同样是外卖骑手的单亲自闭症爸爸,及心智障碍人士托养、教育的公益机构西安星星残疾人阳光家园石主任。 11岁自闭症孩子父亲洋洋爸:“我不认为抛弃了孩子,生活会更轻松”

731天,单亲爸爸背着80斤的自闭症儿子送外卖成网红背后

        像是照镜子,我们都是单亲家庭,都养育着重度自闭症孩子,我还跟孩子爸爸一样,都在靠干一份送外卖的活为生。

        人家说深夜痛哭,凌晨赶路,我们却连哭的时间都没有。能让我们崩溃的时刻太多了:经济跟不上,吃饭都成问题的时候;孩子闹情绪,遭人白眼的时候;孩子不懂危险,一次又一次受伤的时候......

        但是,我并不认同报道中这个爷爷的做法。



        最艰难的时候,我也想过带着孩子一起离开,而且这样的家长肯定不止我一个,但我从没想过抛弃孩子,也不认为在没有孩子的世界,我会过得更轻松。

        如果我们父母都做不到,又凭什么觉得别人能代替你做得更好呢?

        从小有成就的生意人,到负债累累的单亲爸爸,我为孩子付出了太多,但是这一切在我看来都是理所应当的,当我哪一天意外闭上了眼,作为他的爸爸,我内心对他毫无亏欠。

        当然,我依然无比渴望社会能更切实地关注到我们这些孩子,看到他们的优点,也看到他们的障碍,尊重他们作为人的权益,在我们家长百年之后,可以给到他们基本的生存保障。

        这是我最大的期盼。

西安星星残疾人阳光家园石主任:“支持比谴责更重要”


图中左起第三位为石老师

        作为一个特殊教育的老师,作为一个心智障碍人士托养的从业人员,我们常常收到走投无路的家长咨询,可否用合法的方式将孩子送到福利院。 但事实上,如果孩子并非事实孤儿,是很难进入儿童福利院之类的政府兜底抚养机构中去的。该事件中被爷爷遗弃的孩子,父母双方都在,而且还是心智障碍孩子,就更不可能了。 而非法遗弃心智障碍孩子事件频发的背后,也是社会支持的缺位,目前,政府在努力,但对心智障碍孩子及其家庭的支持依然主要体现在低保和康复补贴上,这是,远远不够的。

        以我所在的家园为例,除了正常接受训练、托养服务的学员,我们园里还有好几个被遗弃的非事实孤儿,比如之前大米和小米报道过的《父亲吸毒母亲失踪,西安智障少年靠吃“百家饭”生活近10年》一文中的张稼祥,已经在家园学习、生活了近十年。

        并非事实孤儿,就意味着他们少了很多民政部门的兜底抚养资助,很多费用都需要家园自己掏腰包。 我们尽其所能地做,但我们也要生存,我们很无奈地认识到,个人,甚至社会组织能做的很有限,我们不能用幸存者偏差去看待这个群体的整体生存状况。

写在后面:
 
        如何防止这样的事件再发生?
 
        当孩子被确诊自闭症,面对这个足以影响一个孩子、一个家庭一生的事实,每个家长都经历过不为人知的悲伤、绝望和挫折。

        “大米和小米”希望做的,也是在科普专业的干预知识的同时,为家长们提供一个可以宣泄表达的窗口,一个可以互相扶持的平台,一个可以喘息的精神港湾。

        然而,无论是我们持续的科普还是政策倡导,以及对家长的心理疏导,都不能完全解决部分家长身心的困顿。
 
        在此我们也再次重申“大米和小米”与融合中国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网络,共同发起的“小桔灯计划”。希望通过家长互助组织,为那些在迷茫和无助中的家长,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和扶助,在黑暗中重燃生活的希望。

        如果你本人或者身边有心智障碍孩子家长正处于困境无法自拔,可联系“大米和小米”或者融合中国秘书处。邮箱:inclusion_china@163.com。电话:010-56921810

        我们将对接你所在地的家长组织,帮助疏导心理,并根据实际情况,协同家长组织联动各方的力量,分享信息,整合资源,多维度地支持受困家庭。
 
        希望每一位父母亲人可以和自己的孩子面对这个复杂又庞大的世界,而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整理| 小熊 钟平   
编辑| 当当 
主编| 潘采夫
图片| 抽屉视频截图及澎湃新闻




客服电话:400-180-1200

周一至周五 08:30-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