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自闭症全民监测要来了,孩子在家门口就能获得干预

2021-07-29 13:38:56 / 大米和小米

孩子确诊自闭症,家长心中常常会有各种疑惑,大米和小米在后台也经常会收到家长咨询:

自闭症的患病原因是什么,有哪些影响因素?

自闭症在中国的发病率是多少,有了一个自闭症孩子患上二胎的概率有多大?

有多少自闭症孩子可以融入小学、考进大学?

自闭症孩子在各年龄段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


2020年12月23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对外发布了《中国居民营养与慢性病状况报告(2020年)》

国家卫生健康委疾病预防控制局发布了一个与全国自闭症家庭都息息相关的振奋消息——将开展抑郁症、焦虑、失眠、老年痴呆、自闭症等疾病的监测,同时探索社区综合干预模式。

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疾病预防控制局局长常继乐表示:

未来,国家卫健委将依托新成立的国家心理健康与精神卫生防治中心,加强相关政策规划的研究,开展流行病学的调查评估,推进健全心理健康和精神卫生防治体系,推动心理健康和精神卫生专业人才的培养。
 进一步推动落实健康中国行动心理促进行动的相关要求,加强科普宣传,持续提升全民心理健康素养,开展抑郁症、焦虑、失眠、老年痴呆、自闭症等疾的监测,探索社区综合干预模式,降低发病上升的势头; 鼓励学校和单位积极开展心理健康建设,为重点人群及时开展心理疏导。将继续整合多部门的力量,深入推进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建设。将加强心理干预、危机干预和心理援助工作,将心理危机干预纳入各类突发事件的应急处置预案中。

普及精神疾病的基本知识,避免社会歧视,加强对重点人群的关心关爱,进一步营造全社会关注心理健康的良好氛围。 

 这些举措有何意义,对自闭症群体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

“大米和小米”专访了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儿童心理与康复科主任万国斌博士,跟大家做详细解读。

 



万国斌

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儿童心理与康复科主任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儿童心理卫生专业委员会副主委

中华医学会精神科分会儿童青少年精神医学组委员

 

大米和小米:

这个政策中,对自闭症谱系群体影响最直接的是什么?

万国斌:

提出进行“自闭症监测”与探索“社区综合干预模式”。

大米和小米:

自闭症监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全国开展自闭症监测对于自闭症谱系群体有什么影响和意义?

万国斌:

临床上,自闭症早期发现的主要方式包括监测和筛查。

监测是在不同时间点使用一些行为指标,动态地关注儿童是否存在自闭症可能性的过程;筛查是在某些时间点使用特殊工具来评估儿童是否具有自闭症的可能性。

深圳市从2011年就开始将自闭症监测和筛查纳入到幼儿常规保健体检中,针对不同年龄段的儿童设定了反应自闭症核心缺陷的红旗指标。


如果儿童的红旗指标阳性,就需要进行自闭症筛查,另外,18-24月龄的儿童即使红旗指标阴性,也要做自闭症筛查。

注:在医学检查中,结果阳性代表患病风险较大或确认患病;结果为阴性,代表患病风险很小或没有患病。

筛查中的阳性儿童需转诊至区妇幼保健院进行二级筛查;二级筛查仍然阳性的儿童再转诊到市妇幼保健院做三级筛查进行诊断评估。

相比患者自主求诊,监测和筛查可以主动地早期发现儿童是否存在自闭症的风险,有效地降低自闭症患儿被发现的年龄,帮助他们尽早得到早期的支持和干预。

建立区域性或全国性自闭症监测所得的数据,对了解自闭症的流行病学特征,为政府行政部门制定相关的政策、配置服务和教育资源等具有重要的价值。

大米和小米:

相较于从前,深圳市开展了自闭症监测和筛查将患儿的平均确诊年龄降低到多少岁了呢?

万国斌:

没有统计数据,但现在多数自闭症儿童2岁就可以得到确诊。极少数高风险,且已经有了一个直系自闭症自闭症兄弟姐妹的儿童甚至1岁前就可以确诊。

并且通过实施早期筛查以后,深圳市的儿童保健医师对于自闭症的意识普遍提高,深圳市各级医院诊断自闭症的年龄提前,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对于自闭症的早期诊断水平处于国内先进水平,与国际水平接轨。

大米和小米:

除了监测,国家卫生健康委疾病预防控制局局长常继乐还表示将针对抑郁症、焦虑、失眠、老年痴呆、自闭症等疾病探索社区综合干预模式。

自闭症患者所需的社区综合干预应该是怎样的,如何才能达到?

万国斌:

当下,很多自闭症家庭为了帮助孩子获得合适的资源,背井离乡在大城市漂泊,这样的干预方式对一个普通家庭来说显然是不合适的。

理想情况下,自闭症家庭最好在家门口,在社区内就可以获得所需支持。例如,有医院可以确诊自闭症,有机构可以提供干预,例如:

如果是两岁以下的自闭症孩子,有专业治疗师上门为家长提供家庭干预指导是理想的方式。

根据中国目前现实情况,儿童家庭附近机构有专业人员指导家长在家里进行干预训练是比较好的方式。

还有就是年龄处于幼儿园阶段的孩子,能够在家附近找到合适的自闭症机构或融合幼儿园,接受教育或康复。

当自闭症人士长大上学、就业后,也需要得到来自社区的专业人员的融合支持等。

我们也一直在向着这个方向努力。

目前,深圳自闭症早期发现的医疗服务已经下沉到了社区,多数区安排了相关经费,也培养了专业人员做自闭症监测和筛查。

但由于诸多原因,例如,家长的意识不够,筛查的配合性有待提高,筛查阳性转诊进一步筛查的比例仍然不高。筛查后早期干预的资源仍然不足,还没有达到理想状况。

另外,我们也希望,社区综合干预有更多媒体和志愿者做社会倡导,提高大众对自闭症人士的认识、理解和接纳程度等等。

这是一件庞大的工程,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国家、政府和社会增加经费投入,配置资源。

比如,政府出台相关政策支持,出资购买医院和机构提供的服务;医院和机构发展好的服务模式和方法,提高为儿童服务的水平;家庭和社会重视自闭症的早期综合干预。

我们期待着社区综合干预模式尽快推出和落实,但肯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大米和小米:

发布会上,提到的“鼓励学校和单位积极开展心理健康建设,为重点人群及时开展心理疏导,整合多部门的力量,深入推进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建设。”

对自闭症人士有何积极影响?

万国斌:

具体到自闭症方面来讲,应该关注自闭症家长和同胞的心理健康;其次是关注在校自闭症儿童的心理健康和情绪调节;第三是关注成人就业自闭症人士的心理健康和执业支持。

-END-

客服电话:400-180-1200

周一至周五 08:30-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