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还是争取留下?当14岁自闭症儿子在普校读初二被劝退——

2021-08-04 16:59:21 / 大米和小米

离开还是争取留下?当14岁自闭症儿子在普校读初二被劝退—— 

当你好不容易把孩子送进普校,却猛然发现学校无特教康复资源,孩子自身能力不够,逐渐成为了班级中的边缘人,你会怎么办?


孩子的成长,永远是父母最关注的问题。

 

很多家长竭尽全力做干预,动用一切资源,只为了帮助孩子“潜入”普校。甚至有些家长认为孩子只有就读普校,人生才会有希望。

 

事实真的如此吗?

 

被扇耳光,扒裤子,自闭症哥哥只会哭,妹妹却教他学会表达和反抗!》一文中,我们介绍过大鸭的故事。小学时,他就差点劝退,后来在母亲的积极干预和沟通下,他争取了老师们的关照和同学们的理解,度过了幸福的6年小学时光。


可进入初中不久后,他又一次被要求退学,这次大鸭妈妈会怎么办?


大鸭和妹妹



口述| 大鸭妈妈


 劝退

 

2019年9月的一天,我急忙安排好手头的活,赶往了校长办公室。

 

我是一名老师,同时也是学校中层管理者。

 

因为工作原因,我经常出入校长的办公室,在理想和任务的双重催促下,我常常意气风发,足下生风。

 

但这次,我很忐忑,因为这次,我去见校长的身份是一位自闭症孩子的母亲,我的儿子大鸭当时14岁,在我工作的学校就读初二。

 

他2岁时,被西安儿童医院确诊为精神发育迟缓,自闭症倾向,表达能力落后,行为刻板。

 

校长叫我来,是为了谈谈大鸭屡教不改,摸其他女同学头发的问题。

 

这是他从小就有的刻板行为,为此多次和同学发生矛盾,而这也成为了他被退学的导火索。

 

那一天,从校长办公室里出来时,我脚步沉重,脑海里只回响着“退学”两个字,恍恍惚惚,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该继续跟校长求情,是为孩子转校,还是……

 

从幼儿园、到小学、到初中,大鸭读的都是普通学校。


退学这件事,贯穿了他义务教育的全过程,每次的退学危机,我和大鸭爸爸都会想尽办法撑住,个中心酸、愤怒、无助、懊丧的心情现在回忆起来还是会红了眼圈。

 


上普校,孩子难,家长更难

 

作为自闭症孩子的家长,估计很多人都亲历过孩子被劝退的情景。

 

在我看来,孩子入园上学的事真的是一件拼精力、拼家长沟通能力和社会资源的大事。

 

大鸭刚上幼儿园就曾被连续两家幼儿园劝退,我在第二家幼儿园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坦白了孩子情况,争取到了园长理解。

 

为了孩子能留在幼儿园,我还经常和班主任沟通,送了一些礼物联系感情,亲手给老师写了介绍孩子情况的信,教给她一些教育儿子的方法;

 

在家长会上,我向别的家长解释儿子是出生时缺氧导致的智力低下,然后让儿子表演了一段钢琴曲,赢得了家长们的宽容和接纳;

 

幼儿园时,为了给老师减轻负担,中午我会自己到园里带儿子去另外的会议室哄睡,还会帮助老师布置教室等等。

 

小学我让儿子就读了我工作的学校,在我熟悉的同事班里读了一年级,第二年换了班主任,新老师在新学期的第三天,就喊我孩子送到特殊学校去,原因是别的家长对他有意见。

 

我好说歹说,终于让孩子继续留在了班里,考虑到老师怕影响班级的平均成绩,所以我给儿子办了残疾症和随班就读。

 

2013年起,我所在的小学和一所中学合校变成了九年一贯制学校。为了他能顺利地上我们学校的初中部,我提前找校长说明了情况。在承诺不参加中考后,大鸭进入了初一(4)班。

 

入学前军训的第二天,我就给全班的学生开了个会,给他们介绍了儿子的情况。

 

在开学初的家长会上也给家长们讲了儿子的情况,每一次给别人说起儿子,我总是忍不住泪流满面,并不是想博取同情,而是觉得内心真的很苦。

 

虽然我对大鸭的初中生活严阵以待,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但大鸭在一年之后还是被退学了。

 

大鸭被学校退学的直接原因有两个:第一是他喜欢摸女生的头发、辫子和衣服上的毛毛领,总是忍不住凑到女生跟前伸手触摸。

 

这个行为问题从他三四岁时就已经出现,当时我已经能预想到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我和爱人用了各种办法帮他改正:包括文字提醒、扣分手段、体罚手段等等,但到现在都没帮他完全改掉。

 

另一个就是成绩问题。大鸭根本跟不上普校的学习任务。

 


 

三   

“在普校待着,真的适合他吗?”

 

在我的争取下,校长网开一面,允许大鸭梨退学后,暂时也可以在学校阅览室呆着,但不可以去教室打扰其他学生学习。

 

我问过他,“你想不想回去教室?”

 

他没有说话,其实他在教室的压力也很大。

 

根据现行中考升学制度,初中只有50%的学生有机会去读普通高中其余人只能分流职高。

 

很多家长可能知道高中学子学业压力很大,却不知道初中也不遑多让。

 

普通学校缺乏特教资源,大多数老师其实也没太多时间为孩子提供额外支持,只能在考核标准下,和学生们的成绩、升学率死磕,特殊需要孩子往往遗落在班级大部队的后面。

 

大环境如此,大鸭被退学,我其实对学校以及老师毫无怨言,并且充满感激。


但作为一个妈妈,我最优先考虑的还是孩子的成长,考虑大鸭接受教育的权利。

 

我为大鸭找了一个一对一补习语数外的培训班,帮他补习文化课,为转去其他学校做准备。

 

从小到大,我从没放松过大鸭的教育干预,普通孩子会得到的教育机会和体验,我都不希望他会错过。

 

但这次,我开始内心开始到动摇和焦虑,普校环境真的适合大鸭梨吗?

 

工作之便,我得以在课间可以经常偷偷溜去看大鸭梨的情况。但所见到的景象常常会刺痛我的心。

 

别的孩子课间几乎不抬头,要么埋头苦学,要么和别人商讨作业。大鸭身处其中就好像一个另类。


大鸭常常一个人默默做自己的事,一个人默默发呆,一个人念念叨叨,一个人在教室图书角看书,一个人玩自己手里的多米诺骨牌。

 

其实,很早之前,我就注意到了大鸭进入初中后,在普通学校得不到合适的支持,但这次退学事件,让我必须正视这个问题。


四  

 大鸭转特校学烹饪


到底是跟着普通孩子正常完成学业,还是去找寻属于大鸭属于自己的道路?


这是一项艰难、挣扎的取舍,因为疫情,我和爱人的决断延迟了大半年。

 

期间,大鸭在一对一辅导课上,学得很认真,眼睛总能跟随老师手指的方向,并且还能和老师一问一答地交流,沟通能力提升了不少,比之前在学校混,效果好了不少。

 

这让我最终决定,送大鸭去环境更包容,老师能为孩子提供更多支持的特殊学校。

 

他喜欢做饭,学校开始正常上课后,我们送大鸭去陕西城市经济学校智力残疾班学中餐烹饪了。

 

当大鸭第一次上完学回家,我问他,“你喜欢不喜欢新学校、新老师?”他明确告诉我,很喜欢,在新学校很开心。

 

我曾经很担心这个选择是不是最恰当,但现在我想开了,任何决断都会像硬币一样,拥有正反两面的影响,就看我们能不能更多地发掘出正面意义,将负面影响降到最少。


在新学校里,有特教老师照顾,大鸭适应得很快,只是有时还会忍不住偷摸班上一位唐氏综合症女孩的头发,人家生了气,把他的1000多块的电子手表扔到了垃圾桶,大鸭梨捡回来,东西就丢了。


我专门在家里的小黑板上记上了一笔,”大鸭欠爸妈1000块“,让他学做家务抵债。

 

另外,我在朋友圈里专门公开对所有人喊话说:“如果大鸭摸你的头发或毛领,请你大声明确告诉他不能摸,我不喜欢这样。”我也让女儿用同样的态度对他。现在他终于能收敛一些。


关于大鸭的未来,我不在意他能取得什么成就,能不能达到什么标准,只希望他能独自在社会立足,照顾好自己的吃喝拉撒睡,安排好衣食住行,也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等他长到18岁,我还打算把他“赶出”家门尝试和别人合租。再大一点,我们就想着给他开个烘培店,或菜鸟驿站,他很喜欢把东西分门别类放好,对数字也比较敏感,应该能做得很不错。


就算有自闭症,我也一定要让大鸭学会照顾好自己的人生。

 


写在后面:

 

当自闭症孩子就读普校遇到障碍时,不同的家庭在不同的环境中可能会做出不同的选择。

 

大鸭妈妈选择送孩子就读特校;

 

大米和小米曾经推送过森森和冬冬的故事,他们的母亲选择自己尽量为孩子提供特殊支持,争取帮助孩子在普通学校继续读下去。


他中度自闭症加轻度智力障碍,却超高考分数线70分!

两岁确诊,曾被17位家长联名要求退学的自闭症孩子,考上大学了!


但不管命运将自闭症家庭推到了哪条路,家长们其实都做了相似的选择,那就是,以提升孩子独立自主生活,融入社会,提升孩子生活质量为导向,尽力为孩子提供支持,希望每一位自闭症孩子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道路。

客服电话:400-180-1200

周一至周五 08:30-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