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师妈妈:6年经验翻车,这些技能才是让自闭症儿子入园的关键——

2021-08-04 17:16:57 / 大米和小米


1当幼儿园老师有了一个特殊需要孩子

 

木子是宁波的一名幼儿园老师,带过很多活泼可爱的小朋友,一直期待自家宝宝的到来。

20173月,木子的儿子童童终于出生。

总能轻易和孩子们玩到一起的木子,却融不进儿子的世界。

当木子呼唤儿子名字,他头都不会抬一下。

 

他最喜欢的就是给玩具小汽车排队,红色车子一队,黄色车子一队。

十六七个月大时,还会叫爸爸妈妈的童童,两岁时,却突然倒退,什么也不会说了。

 

木子带着儿子去了宁波市康宁医院问诊。

诊断结果很快就出来了——童童疑似自闭症,需要立即干预。


木子深受打击,苦闷压抑,但还是立刻行动起来,给童童找了机构。

令人开心的是,童童很快有了转变,木子叫他名字时,他有时可以答应说“哎”了。

机构老师主要是用食物做强化物,鼓励孩子做出理想的行为。

如果木子叫童童的名字,童童可以看向妈妈,或者说“哎”,老师就会给他喜欢的食物。

 

2孩子进步缓慢

 

妈妈希望寻找以社交为中心,教学灵活的机构

在美食的诱惑下,童童终于对自己的名字有了回应,但木子怀疑,儿子更根本不知道“哎”是什么意思。

在学会几个单音仿说后,童童进步开始变慢,发展进入瓶颈期。

日子久了,木子感觉这样的教学方式已经跟不上童童的成长需求,在自学了早期丹佛干预等自闭症干预理论、有了一些干预经验后,木子希望寻求更加灵活、且以社交为中心的干预方法。

 

她关注了大米和小米,发现大米和小米正好是符合她需要的机构,当听朋友说大米和小米在宁波开了机构,她就立刻为童童转了学,报名了综合能力提升课程、语言治疗课程以及OT课程。

 

*大米和小米RICE模式全面启用后,综合能力提升课升级为社交互动课和社交应用课程,以早期密集行为干预、结构化活动游戏教学、多种循证干预策略、言语干预、职能治疗为实证基础。

 

20205月,童童跟着妈妈来到了大米和小米,经过详细的评估,大米和小米的言语治疗督导发现,童童虽然还不会说话,但可以发出很多声音,如“咿咿呀呀叽叽哒哒”等等,大多无实质意义。

“他最需要的不是开口,而是培养沟通动机,以及然后进一步提升语言理解和表达的能力。”大米和小米的言语治疗督导决定,先发展童童的语前能力,如:眼神接触、共同注意力、模仿、听指令、等待轮流与手势使用等等。并且让童童学习与他人的简单互动,创造沟通动机。

 

言语康复师小鱼是童童的一线带课老师,每次上课前,她都会根据孩子的兴趣,提前写好游戏剧本,让小朋友在游戏过程,学习符合情景的自然表达。

 

在这里,小鱼老师分享了两条适合拓展小朋友口语的妙招:

1.找对近似音,开口更容易

实例演示:

童童可以发出类似于k”的音,小鱼就决定教他说“开”,开门。

童童很喜欢开关门,为此小鱼老师设计了一个“开门”的游戏剧本:

老师要带童童出去玩,却被门挡住了,在开门前,为他示范说“开”,等待孩子仿说后,再打开门。

2.适当捣乱,为孩子创造更多开口机会

自闭症小朋友喜欢自己玩,那我们就可以给他捣乱,主动创造沟通动机。

实例演示:

童童喜欢看小猪佩奇的绘本,在童童看书时,小鱼老师就会假装不经意地挡住他,等待他看向老师,向他示范说“要”,等他仿说,或伸手指向书后,再把书给他。

小鱼老师很温柔但不会轻易对孩子妥协,应变能力强,擅长根据孩子表现,及时调整课程内容。

小鱼老师说,童童的注意力容易飘走,那她就会在童童注意力分散时,或开始烦躁时,及时变换活动,陪童童一起看他喜欢的佩奇故事,等他精神集中时,再重新引入教学目标。

每次童童上完语言治疗课,小鱼老师还会跟木子单独开个小会,讲一下童童的课上表现,今天学习了什么,木子在家该如何配合教学。

在木子看来,在大小米干预的半年中,童童的进步很明显:

在轮流游戏中,轮到老师时,他会主动看老师,等待;

可以理解老师的很多指令,如把水拿过来,把玩具收起来;

以前妈妈在他玩耍时叫他名字,他一点反应都没有。现在叫他,10次中有8次他会回头看人。

童童的需求性表达都能够符合情景,生活自理能力也有了不小的提升,“刚来时大米和小米时,他有时玩着玩着就尿裤子了,现在已经可以主动提要求说尿尿了。”小鱼老师说道。

木子对于童童的进步也很满意,她说:“大米和小米上课模式比较人性化,追求自然情景,而不是死板灌输,小鱼老师很有爱心和耐心,也不断督促我在生活中多加练习,泛化。”

  3岁多的童童在妈妈指导下完成的画

 

3当有了特殊需要孩子

 

她看幼儿园孩子的角度变了

孩子诊断后,木子没有辞职,20209月,木子所在幼儿园也来了一位“特殊”的孩子明明。

明明不会说话、敏感又固执,没有规则意识,上课经常乱跑,经常崩溃大哭。

 

木子说,做幼儿园老师的6年里,班上总有一两个不好管的小朋友,通常情况下,一个幼儿园老师要带一个班,上课途中,如果有一个孩子特别不守纪律,老师可能就无法兼顾一个人与整个班级的管理,给教学带来很大挑战,实在忙不过来时,就只能让家长先暂时带回。

但因为自己有了一个特殊需要孩子,木子对处理孩子情绪问题变得更加有耐心和策略。所以,当明明发脾气,班主任搞不定时,木子就会主动帮忙。

“如果是以前,我会想办法帮发脾气的小朋友安静下来,继续日常活动。但现在,我会更关注小朋友发脾气的背后,发生了什么,如何提供恰当支持。”木子说道。


从冰滑梯上冲下来的童童


4自闭症孩子要具备什么能力才能入园?

 

童童在大米和小米的干预课程大多排在上午,下午居家干预。

今年的童童已经37个月了,已经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木子有时会利用职务之便,下午会把童童带去幼儿园尝试融合。

她发现,童童可以听从老师指示安坐在位置上,不哭不闹,但对人兴趣不大。

木子教唱儿歌时,其他小朋友的眼睛都在盯着老师,童童却一个人自顾自玩耍。

 

作为一个普通幼儿园的老师,木子认为,如果幼儿园没有特殊资源,无法时时刻刻关注每一个孩子,那么家长在考虑送娃入园前,一定要重点关注孩子是否有这些能力:

1.跟随能力

小朋友需要可以跟随老师的引导,关注周围人的动态,小朋友进了幼儿园却总是发呆的话,意义不大。

2.规则意识

小朋友可以安坐在位置上,如果上课途中,大家都在听讲,但有一个孩子乱跑出去了,老师就会忙不过来。

3.生活自理能力

小朋友需要可以自己吃饭、上厕所,就算不会上厕所,也可以通过口语或身体语言表达去厕所的需求。

 

关于孩子上幼儿园的问题,童童在大米和小米机构督导方圆老师表示,木子的想法很棒,童童很幸运有机会可以提前感受和适应环境。

关于上幼儿园的基础能力,方圆老师也在木子的基础上补充了几点:

一定的纪律意识;

可以听从集体指令,安坐和学习;

也需要有稳定的表达能力,可以表达很多需求;

另外最好不会有严重的问题行为和情绪问题打扰别人,

……

 

就目前来看,童童情绪问题和问题行为都不严重,也很喜欢学习,但现在还只会四五个字的仿说,语言理解和表达以及互动能力需要继续加强。


方圆老师说,“关于跟随能力,实际上也会融入在社交互动的教学中,在合适的时机下,我们也会引入观察他人以及团体课的教学。”

木子对此很期待,她不再焦虑入园升学,更关注和孩子互动本身。

客服电话:400-180-1200

周一至周五 08:30-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