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大米和小米第一家儿童自闭症康复中心毕业的孩子,现在去哪了?

2022-08-25 17:29:51 / 大米和小米
就在前段时间,大米和小米第一家线下康复基地诺德中心,轰轰烈烈地完成了创办以来的另一件历史大事——搬迁

干预基地由诺德公馆,搬去了深圳12大重点区域之一里智能园。

而今年,刚好是诺德中心成立的四周年,迄今为止,已有两百名6岁以下的小龄自闭症孩子先后从这里毕业。

在这个特殊的节点上,诺德中心展开了一场特别的调研,追寻那些在这里毕业后的孩子们的成长足迹。

这些毕业的孩子后来去哪里了?


1

毕业调查发现……


2019年年初,才两岁不到的琪琪在深圳一家医院诊断为重度自闭症。那时候的她:
 
对陌生的环境极度敏感,比如地铁开关门就会引起她的情绪崩溃;
 
嘴里发出的只有一些没有意义的“火星语”;
 
各种刻板行为,严格到回家路上的石头都必须要保持一致;
......

今年,妈妈带着3岁的琪琪走进中山三院邹小兵的诊室,诊断结果变为了轻度自闭症。
 
让妈妈真正松了一口气的是,曾经完全无法适应新环境、情绪问题严重的琪琪,今年也无缝衔接进了普通幼儿园预备班,能模仿、能轮流、能等待,还能学着适应规则,很快乐地开始了她的新生活。
 
“我从没想过自己能放手,但它自然而然地就来了。”
 
这一年,作为主要照顾者的妈妈,亲历了琪琪“从重度到轻度”的这一成长过程,这一年也是琪琪走进大米和小米诺德儿童自闭症康复中心,又从诺德中心毕业的一年。


诺德中心一角
 

2

孩子进步喜人

 督导却主动叫停在上的课程


琪琪是家里的二宝,从很早开始,妈妈就明显感觉到她跟nt哥哥的巨大差异,去医院检查,才一岁七个月的她就被诊断为重度自闭症。
 
“孩子最初的表现,我现在都不愿去回忆。”
 
在网上对比了国内多家自闭症康复机构的课程后,几乎没有绕任何弯路,妈妈把琪琪送到了大米和小米深圳诺德中心接受干预。
 
妈妈印象很深刻,琪琪刚去中心时,是哭得最凶的一个孩子,整整哭了至少一个月。

诺德中心的周怡老师回忆,那时候,自己还是个新老师,在观摩其他老师们上课时就看过琪琪的干预现场。
 
周怡记得,那时候,琪琪脾气比较大,大家都戏称她是个小公主,一言不合就撅起屁股哭,哭声还特别大,感觉好像老师欺负她欺负得特别厉害,而且她与人互动的各项基础能力也比较弱。

因为琪琪的情况,督导柳一明多次和一线治疗师们商讨并为她调整干预计划,第一期下来,琪琪就很快学会了指认,也能用一个字两个字表达自己要或不要的意愿。

“因为我很信任,也很认可大米和小米的干预理念和模式,就一次性交了一年的学费”。
 
就在琪琪进步的同时,经过严格培训,从南京特殊教育师范学院毕业的周怡也陆续在督导的指导下接手孩子的干预。

而因为琪琪原先的老师通过了执行督导培训及晋升考核,转岗到北京工作,琪琪因此就被转到了周怡和另一位叫红梅的老师手里,这时候琪琪的情绪问题已经好了很多,一些原来比较严重的刻板行为也都有所改善。
 
尤其是疫情期间,周怡跟另一位老师按照督导的课程计划入户干预时,惊喜地发现,琪琪明显成长了很多,会拉着老师的手带老师进她们家,和老师玩游戏时也可以配合老师新的玩法了,有时候老师装哭,她还会过去简单地安慰。
 
琪琪妈后续在看到孩子各方面的能力都有所提升,特别是琪琪的刻板行为逐渐减轻时,决意一鼓作气继续干预下去。

“因为我们家孩子起点低,所以她的进步我相当满意。”
 
但是这时候,柳一明观察和分析了孩子的成长进度主动提出,让妈妈带琪琪去普通孩子的集体环境中去学习。
 
琪琪的能力需要到集体中泛化和发展,全天候一对一的干预已经不适合她......”柳一明从专业角度给了妈妈建议。
 
“机构的老师,这样为孩子着想,以孩子为中心,对我们家长而言真的是一种支撑,无论是专业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在柳一明的建议下,琪琪去了一家教育机构办的普通托班。
 
如今,在集体环境里,琪琪的各方面能力果然更明显地进步了,在大米和小米自闭症康复机构的干预基础上,孩子学着轮流、等待、遵守规则、控制自己的情绪……
 
因为格外喜欢音乐,琪琪在音乐活动丰富的衔接班里适应得相当好,“最重要的是,她现在每天好多欢声笑语,跟从前完全不同。”


3

近40%孩子无支持进入普通幼儿园

 
深圳市残联理事长侯伊莎曾提到,自闭症康复机构成功的标志是融入社会。也就是说,要验证大米和小米模式是否成功,非常重要一点是:在大米和小米自闭症康复机构毕业的孩子,能否顺利融入普通的集体环境。

 

除了琪琪外,大米和小米自闭症康复机构毕业情况调研的结果显示,在接受调研的所有毕业学员中,接近40%的孩子无支持进入普通幼儿园学习。
 
另一位叫朵朵的学员,也在疫情后顺利进入了普通幼儿园。如今几个周过去,妈妈表示从未收到任何老师或家长的投诉。
 
根据朵朵开学后的表现来看,虽然她偶尔会注意力不集中、下座位,但是没有什么影响他人的问题行为。
 
妈妈告诉我们,因为很多基础的知识朵朵都提前学会了,老师还觉得她聪明,把她安排坐在第一排,想方法吸其他小朋友跟她一起玩。
 
除了朵朵外,还有很多孩子已经成功在幼儿园“潜伏”......

诺德中心,作为大米和小米儿童教育实验基地诞生,是大米和小米从线上转到线下的第一站,凝聚了很多业内顶级专家的心血,单单开业准备工作就用了两年多时间。

中心课程引进国际前沿康复理念,以ABA 为基础,最早引进ESDM、OT、ST等课程,在个性化评估的基础上进行多学科融合。
 
2016年11月14日,诺德中心向社会宣布正式开业,除了大米本人外,当时或许没有人会确信那栋不足1000平,只能同时服务30名自闭症孩子的治疗室,有一天,真的会成为孵化中国自闭症康复体系的摇篮。
 
如今回头去看,它的确做到了。
 
短短4年时间,诺德中心除了为几百名小龄自闭症儿童提供了早期抢救性干预服务,作为大米和小米早期丹佛、OT、ST的人才培训基地,它还源源不断地为大米和小米全国的线下中心输送干预人才,先后为大米和小米培养了7名执行督导,而中心现储备有三级老师10+名,还有一批老师正在接受三级考核......


基地老师接受香港中文大学言语治疗系培训


4

诺德中心搬家并更名云里中心


在4周年之际,诺德中心再度迎来另一件成立以来的大事——搬迁。干预基地由诺德公馆搬去了云里智能园。


云里中心实拍

云里智能园紧邻华为科技新城,周边路网发达,距地铁5号线坂田站D出口只有150米,而大米和小米云里中心楼下就是医院,对门便是孩子们的天地《云里梦想乐园》

搬迁不仅是干预基地的变迁,更是中心干预服务的一次全面优化升级。

据中心负责人王勇介绍,诺德中心将以这次搬迁为契机,在原本已成熟的多学科融合基础上,全面使用大米和小米自主研发的RICE康复体系:按能力班级分层、搭建社交阶梯、加入更多社交元素、加强家长成长培训、家校协同全情投入等等。



要解决搭建社交阶梯、家校全情投入这两个核心问题,一个是调整课程体系,后一个是增设家长培训课程,教会家长熟练掌握干预技能,把孩子的有效干预时间由教室拓展至生活中的每时每刻......”王勇补充道。

一切过往,皆为序章,诺德中心的故事,将在云里继续谱写。